2010年12月15日 星期三

2010年3月28日 星期日

一個人的漫步





很久沒有一個人漫步了,

其實很喜歡自己一個人走路的感覺;

頭上頂著樹梢撒下的微光,

伴著路邊草地的芬芳,

迷濛的,瀟灑的.....

現實與時空的交錯,

走著走著.....

把自己捲進了過去的回憶。

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

大年初五:夜光沙灘的最後身影




尋覓靠近風櫃的幾處沙灘。

寒風凜冽中,我與Adam為了一睹20多年不見的夜光沙由白天等待黑夜。

天色漸暗,我等不及地衝到海邊撥弄著海沙,也顧不得腳上的皮鞋被海浪浸濕。

我起初輕輕撥弄著沙,但沒發現發光的沙。

我急了,開始像土撥鼠般瘋狂地挖。

我一直挖,一直挖.........

Adam納悶地問我為何如此急切?今天沒看到,以後還有機會啊?

我沒氣地回應:"It's a part of my life! "

霎時間,我意會到自己執著找回的並不是眼前的沙,而是那份逝去的模糊的記憶與

青春。

人生有時很荒誕,很多重要時刻可能記不得,但有些瑣碎的片段你一輩子也忘不了



20多年前................

我和忘年之交"老姐"(當年我十六,七歲,而老姐已經50歲了。老姐就是後來開了

23.5 度,蔚藍海岸民宿,綽號"西瀛娘子"老闆娘的母親)蹺課後溜到了風櫃玩。

我和老姐的關係有點像情人,有點曖昧及浪漫。不過那也僅只青年時期的狂野罷了



老姐是開化的人 。唱歌,跳舞,喝酒她都樣樣精通,難怪讓我這個愣小子佩服的五

體投地。

風櫃的麵包岩旁有一處小沙灘,我倆摸黑前進。

到了沙灘,伸手不見五指。我隨手撥了撥腳下沙子。

"咦?這是什麼?難倒是我眼花了!": 我楞楞地望著手中發著微光的沙子。

老姐站在旁邊,起初也啞然,但很快的我倆異口同聲地驚呼起來。

"這真是太神奇了,是我們在做夢嗎?"

霎時間,手中沙子的淡藍色微光以不復見。我再次撥弄著腳底的沙,淡藍色點點星

塵乍現。。。。。

哇!這真是太奇妙了。只不過這光壽命真短,才一兩秒就不見了!你說是不?老

姐!......咦?老姐呢?

我一回神,眼前的老姐兩角已花白,目光呆滯地看著我。

闊別二十年後。前天我回去拜訪他,發現老姐似乎已無法把自己與當時的我連結起

來了。這不是他的錯,而是我倆的身形在歲月的洗禮下,日漸枯枯槁。

在進行了一場聊甚於無的寒暄後,我草草起身拜別,深知此次一別,再回頭已是百

年身了。

"Hey Jason! What's going on?" Adam把我從恍神的意識中搖醒。

冰冷的海風雨沙灘更加深了內心的喟然,我的眼眶此時紅了起來。。。。。。

2010年2月16日 星期二

大年初四:澎湖青年活動中心

正坐在窗邊打字的我......




窗外的景色

大年初二:我的故鄉高雄

高雄捷運


夜景一


夜景二


夜景三


夜景四
href="http://2.bp.blogspot.com/_m3rHiDtDgPg/S3tdKLvcb9I/AAAAAAAAAmA/7mQ8PP4PACw/s1600-h/100_3169.JPG">


愛河一


愛河二


愛河三


城市光廊




好久沒回來出生的地方高雄!

印象中的高雄是那昏暗的地下街,便宜的二輪戲院,大統百貨上的海盜船,臭臭的愛河....

今日歸來.....咦??這裡是哪裡?

城市光廊,名牌百貨總店,先進的捷運,還有那愛河??

吼!這哪裡是以前的臭水溝?這.....這根本是法國的賽那河吧!我站在河堤旁充滿著外國人的小酒館,望著那河面上炫目的燈火發呆。

河兩岸一棟棟高聳的高級旅館拔地而起。炫目的七彩燈光幾乎撲滿了每座橋樑與河岸。

雖然驚喜,但卻充滿了淡淡地哀傷。

正如羅大佑的歌詞:"這裡不是我的家,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。"對於歸鄉的遊子,這種突兀的對比,是令人驚愕與失落的。

蛻變後的高雄是美麗的....

但對於某些人而言,代表的卻是年華與記憶的逝去......

此時的我,站在河岸邊。

漠然-------

大年初一:回到西門町

搭捷運到西門


車廂內


街頭表演


擁擠的麥當勞



大年初一:回到西門町

Adam問我這裡是哪裡,我順口回答"西門町"。

但西門町的"町"很難翻成英文。還好現在改稱為"西門",我又脫口說出"Semen"。不過一說完,我就後悔了。因為......"~"

還好他無暇注意到我的困窘。西門町太多人了,擠到我們兩個人唉唉叫。

本來要去買幾件新衣服的,但很快的就發現不管什麼衣服套在身上看起來都像是中年癡肥,肚子大大的"忍者龜"。

咳!十幾年沒回來了,我還天真的以為自己還是當年那個年輕的小帥哥哩 :P

結果啥也沒買到,於是隨便找個麥當勞和一群"美麗又帥氣"的小朋友門擠著吃晚餐。

結論: 真是越來越有怪叔叔的感覺 :*

2010年2月15日 星期一

新年雜談:神奇的科技之一



神奇的科技之一

除夕夜前夕,載著Adam回台北圍爐。

和前天熱的發昏的天氣比起來,

今天大雨磅礡,冷颼颼的,真他*的有幾分年味。

專心呼嘯車陣之餘,無意間看到Adam上網在查路況。

科技真的蠻神奇的,它不但告訴你哪裡塞車,還可呈現即時影像。

神奇到連Adam都驚呼起來!

"他*的真的太神奇了",Adam喃喃自語。

"你看,你看!剛才攝影機照到我們耶!!",Adam繼續嘟噥著。

我則是在一旁翻著白眼,覺得他大驚小怪。

咳!科技真是太神奇了,

神奇到只要盯著螢幕看,好像外面發生什麼事都不重要了。

評語:開車還是專心點好 :p

新年雜感:除夕下午

2月13日
新年雜感:除夕下午
不要問我從哪裡來....
我的家鄉在遠方。
為什麼流浪.......
流浪遠方?
流浪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三毛的辭句每到年節時又會觸動著我。

平常工作忙慣了也無暇去整理這庸碌的心緒。

只有在這年節一大段的假期裡,才能深刻感受到生命的空洞與虛無。

那些大魚大肉,繁文縟節的虛與委蛇......

更像是諷刺的警鐘,提醒著自己是如何的蹉跎。

所以....

瀟灑地拋開一切,拍拍身上的灰塵,只有簡單的被包,

我又要開始流浪。

唯有流浪,我才能享受漂泊,以孤獨來省視人生。

孤單不是壞事,他讓你有機會真正面對自己。

唯有城實地面對他,才能像張愛玲般洞悉這荒謬的世界。

無論是:"大地一片茫茫真乾淨!"

或是:"人生就像是件華麗的袍子,近看爬滿了蝨子!"

這都是你的體會,不是我的--------

2010年1月21日 星期四

今天傍晚上課前在路途中看到了美麗的夕陽。金黃的光束和湛藍的天空神奇地交錯著,好不光彩奪目。突然想起了布袋戲裡"金光閃閃,瑞氣千條"這句成語。似乎有哪麼點時空倒置的錯覺。玉置浩二的歌聲正完美的搭配這緩緩流逝的長日並迎向黑夜的到來。而此時的我,竟也似乎多了份喟然!






2010年1月3日 星期日

吉他自彈自唱: 驛動的心


吉他自彈自唱: 驛動的心